關於部落格
急診室看人生: 醫學教育、親子家庭及休閒生活
  • 85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醫學源流論

舉幾個例子分享

症脈輕重論

人之患病,不外七情六淫,其輕重死生之別,醫者何由知之?皆必問其症,切其脈而後知之。然症脈各有不同,有現症極明而脈中不見者,有脈中甚明而症中不見者。其中有宜從症者,有宜從脈者,必有一定之故。審之既真,則病情不能逃,否則不為症所誤,必為脈所誤矣。


白話大概就是醫生如何知道病患到底患了什麼病?必需先問病史,再來作理學檢查而後診斷。有些疾病表現的症狀就很明顯了,但理學檢查卻沒什麼發現,而有些疾病卻正好相反。診斷疾病要把病史和理學檢查好好審視分析,如單看病史或理學檢查一樣,就容易發生誤診的情況。如遇到幼兒一陣陣的哭鬧腹痛,甚到會把腿縮起了,但來看醫生時不痛了,也無壓痛或腹膜炎徵象,雖然理學檢查看似正常,但病史卻告訴我們要懷疑腸套疊。或如一個病患抱怨上腹痛,如果理學檢查只去觸診上腹,但沒有去檢查右下腹,也許就錯過了一個闌尾炎。

臨病人問所便論

病者之愛惡苦樂,即病情虛實寒熱之徵。醫者望免切脈而知之,不如其自言之為尤真也。惟病者不能言之處,即言而不知其所以然之故,則賴醫者推求其理耳。今乃病者所自知之病,明明為醫者言之,則醫者正可因其言而知其病之所在以治之。乃不以病人自知之真對症施治,反執己之偏見強制病人,未有不誤人者。

其實很多病在與病人聊天中間就可以得到診斷,甚至不用進行理學檢查。有時候病患也告訴醫生一大堆症狀,但是病患卻不了解這和他所患的疾病相關,這部份就要靠醫生的推理來獲得正確的診斷。所以很多時候,醫生可以靠病患所陳述之病情而診斷其病而治之,最怕是連病患自己都作出正確的診斷,醫者反堅持已見而強治病患。例如一老人家突然發生頭暈的症狀,並告知醫生同時間又有右手麻的情形,從病史來說要懷疑中風,但一開始理學檢查也無發現肢體無力、複視、小腦失調等現象,卻把右手麻當作緊張或心理因素看待,而當一般的頭暈處理,卻不知病人已明明白白告訴醫生他中風了,只要詳細的作神經學檢查就會發現右手確有感學異常的現象,而需以中風流程處理。

知病必先知症論

凡一病必有數症。有病同症異者,有症同病異者,有症與病相因者,有症與病不相因者。蓋合之則曰病,分之則曰症。古方以一藥治一症,合數症而成病,即合數藥而成方。其中亦有以一藥治幾症者,有合幾藥而治一症者。又有同此一症,因不同用藥亦異,變化無窮。其淺近易知者,如吐逆用黃連、半夏,不寐用棗仁、茯神之類,人皆知之。至於零雜之症,如《內經》所載喘惋噫語,吞欠嚏嘔,笑泣目瞑,嗌乾心懸善恐,涎下涕出,齧脣齧舌,善忘善怒,喜握多夢,嘔酸魄汗等症,不可勝計。或由司天運氣,或由臟府生剋,或由邪氣傳變,《內經》言之最詳。後之醫者,病之總名亦不能知,安能於一病之中,辨明眾症之淵源。即使病者身受其苦,備細言之,而彼實茫然不知古人以何藥為治,仍以泛常不切之品應命。並有用相反之藥以益其疾者,此病者之所以無門可告也。學醫者當熟讀《內經》,每症究其緣由,詳其情狀,辨其異同,審其真偽,然後遍考方書本草,詳求古人治法。一遇其症,應手輒愈,不知者以為神奇,其實古聖皆有成法也。

每個疾病必有其相關的症狀。如一個急性腸胃炎,有人吐的多、有人拉的多、有人發燒也有人不發燒。腸胃炎有腹痛、發燒、吐拉等現象,但闌尾炎有也相同的現象,只是二者症狀發生的順序不同,且起每個相同症狀其細節特色也不同。而在病患告知醫生的一堆症狀中,醫生必需推理出何者是相關而什麼是不相關的症狀,要仔細的推敲每個症狀的特性是否符合診斷疾病其症狀的表現,如不符合是否有更適當的診斷來解釋所有的症狀,切勿心存定見,只相信自己要相信的,而自己不相信的線索卻置之不理,這樣反而會誤入歧途作出不正確的診斷。

如果您對醫學源流論也有興趣,可以由此連結,相信對您的行醫生涯必有幫助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